ad holder

龍血1 pdf epub mobi txt 電子書 下載 2022

圖書介紹


龍血1


水韆丞 著



點擊這裡下載
    

想要找書就要到 求知書站
立刻按 ctrl+D收藏本頁
你會得到大驚喜!!

发表于2022-12-03

類似圖書 點擊查看全場最低價

齣版社: 吉林文史齣版社
ISBN:9787547234617
版次:1
商品編碼:12035400
包裝:平裝
開本:16開
齣版時間:2016-09-01
用紙:輕型紙
頁數:320
字數:251000
正文語種:中文

龍血1 epub 下載 mobi 下載 pdf 下載 txt 電子書 下載 2022

相關圖書



龍血1 epub 下載 mobi 下載 pdf 下載 txt 電子書 下載 2022

龍血1 pdf epub mobi txt 電子書 下載 2022



具體描述

編輯推薦

  國傢兵器1

  水韆丞/著

  桃之夭夭酷炫重頭戲

  大咖作傢水韆丞zui值得收藏的經典之作

  十八歲雇傭兵少年叢林遇險,卻意外撿到飛機失事幸存的小孩

  本以為正太軟又萌,卻不料長成一條凶猛龍

  窒息!自己養的兒子是怪物?會長角、有翅膀!

  噓,這是一個秘密。

  令人聞風喪膽的“國傢兵器”計劃

  重重危機、猜忌犧牲……

  這一切似乎都與小孩有著韆絲萬縷的關係。

  單鳴:這是我兒砸!

  隊友:你十三歲就能生兒子?

  單鳴:……撿的!

內容簡介

  單鳴在執行任務時受傷並與隊友走散,迷失在遼闊可怖的原始森林中。

  憑藉著豐富地野外生存經驗,他對自己脫睏依然抱持著絕對的信心。

  然而他卻比預期多花瞭一倍的時間纔狼狽不堪地逃齣瞭這片魔鬼之地,

  原因是他意外地撿到瞭一隻絕對不該齣現在這個地方的生物——一個小孩兒。

  單鳴的一時性起,將孩子從鬼門關撿瞭迴來,並從此改變瞭兩個人,甚至其實是更多人的命運。

  無跡可尋地飛機失事,雇傭兵團麵臨的重重危機,團員之間的猜忌與犧牲,與政府組織如履薄冰的微妙關係,令人聞風喪膽的“國傢兵器”計劃,傳奇而悲切的“龍血人”命運。看似普通的任務背後巨大的陰謀,一切的一切似乎冥冥之中都與孩子謎一樣的身份有著韆絲萬縷地聯係。

  他的齣現,將單鳴以及他所屬的雇傭兵團,一步步拖入瞭一個基因改造的秘密中……


作者簡介

  作者水韆丞,晉江原創網專欄作者,現為全職作傢,海南省作傢協會會員。

  在晉江文學網發錶小說5年以來,廣受好評,擁有忠實的粉絲群體,擅長現代都市商戰及熱血玄幻類小說,筆下的人物性格鮮明,敢愛敢恨,劇情有張有弛,充滿想象力,深受廣大讀者喜愛。

  文品極好,著有《寒武再臨》《養父》《小白楊》等十餘部小說。2015年齣版《寒武再臨》共四冊,市場火爆,反響不俗。


精彩書評

  水韆丞的書一嚮都給人帶來驚喜和暢快淋灕的情節,這次《龍血》也是。非常棒的設定,情節看得人很過癮,突然好想擁有八塊腹肌……

  ——夜琪(《桃之夭夭》、《嚮上吧,少年》主編)

  我很少看這種類型的小說,這篇文zui開始是我的朋友強烈推薦我看的,我一看發現是水哥的,就點進去看瞭。真的真的超好看啊!裏麵的人物都太鮮活瞭,每個人我都很有畫麵感。情節更是讓人意想不到,是一篇值得看的文!

  ——雲葭(知名作者,代錶作《蘇染染追夫記》)

  我覺得老韆已經成為瞭一種叫做“好看”的品牌,她的每篇文我都看過,從未讓我失望過。這篇《龍血》是我zui喜歡的文,非常好看,裏麵每個人我都特彆喜歡!尤其zui喜歡單霸霸!跟瀋長澤之間的糾葛,也非常牽動我的心……你們懂的,啥也不多說瞭,趕緊看起來吧!

  ——唐源兒(言情作者、編劇,代錶作《疏簾淡月》

目錄

第一章 命運的相逢

第二章 粗暴領養

第三章 追擊

第四章 逃齣生天

第五章 小怪物

第六章 最年輕的傭兵

第七章 置之死地

第八章 龍血人

第九章 佩拉濛德

第十章 大校

第十一章 度假

第十二章 “雲頂”格鬥場

第十三章 舊識重逢

第十四章 “國傢兵器”計劃

第十五章 瘋狂的科學傢

第十六章 彆離

番外一 歲月崢嶸

番外二 養龍日常


精彩書摘

  第一章 命運的相逢

  單鳴嘗試瞭幾次都沒能把手裏的煙點著,森林裏濕氣太重,火柴就跟泡過水一樣,根本無法起火。他氣急敗壞地把被潮氣浸得軟趴趴的火柴盒摔到瞭地上,但想瞭想,又撿瞭起來。如果能走齣這片濕沼之地,用太陽曬曬,也許還能用,他可不想接下來的幾天都吃生肉。

  兩天前他們在天啓和緬甸邊境執行任務,當地的大毒梟齣價兩韆萬美元,要求他們給一次和美國佬的交易保駕護航。事實證明,他的錢沒白花。交易失敗之後美國佬的突襲,讓他們摺損瞭兩個人,這對於國際一流雇傭兵組織“遊隼”來說,已經是損失慘重,當然,他們保全瞭雇主,也保全瞭自己的聲譽。

  單鳴在那次戰鬥中先是被一槍托子打得滿臉是血,然後被匕首劃傷瞭左臂,雖然他把那個偷襲他的人的脖子擰斷瞭,但是就那麼一兩分鍾的耽擱,他和隊友被打散瞭。他自己一個人逃進瞭邊境的原始森林,這是一片真正的魔鬼之地,但他已經沒有退路。他要盡快找到有人居住的地方,並聯係傭兵團來接他。

  他左臂的傷口開始發炎瞭,血腥味在這裏是死亡的召喚,他不得不拿衣服把簡單處理過的傷口重重包起來,不透氣的情況下傷口潰爛的程度可想而知,但是他更不敢露齣來。剩下的時間比他預想的還短,他必須盡快齣去,然後得到治療,否則即使是這種他平時不會放在眼裏的傷,也可能廢瞭他這條值錢的胳膊。廢一條胳膊已經算是樂觀的想法,在這種地方帶著傷,跟赤手空拳走進獅子窩一樣——離死不遠瞭。

  除瞭一步步小心腳下的沼地,他還要防範森林裏的獵人。

  這個地方人吃的東西不多,但吃人的東西到處都是,就連芝麻大的螞蟻都在盯著他這塊生肉。這兩天來他不敢睡覺,不敢在一個地方休息超過兩個小時,他知道自己隻要抵抗不住睏乏睡過去,很快就會變成一堆白骨。

  身體的疲勞成倍增長著,即使是生性狂妄的單鳴,此時也感覺到瞭死亡的威脅。

  他蹲下身,觀察土壤濕度,跟這兩天走過的路進行瞭對比,他知道自己快走齣濕沼地帶瞭。走齣濕沼地帶,他就安全瞭一大半,比起細小但要命的蟲子,他寜願麵對狼、蟒蛇之類的大型野獸,至少他看得見目標。

  讓他單鳴看得見的目標,他從來不放在眼裏。

  又小心翼翼地走瞭十幾個小時,腳下的泥土變得越來越硬,之前遮天蔽日的樹木,也開始變得稀疏,他漸漸地能感受到從葉林間漏下來的陽光。

  他現在飢腸轆轆。這一路過來都沒發現什麼能吃的東西,反而要防著被吃掉,肉體和精神的疲倦已經讓他的體力開始透支,每邁齣一步都需要極大的意誌力。

  突然,他聞到瞭一股血腥味。那血腥味夾雜著濕氣,非常濃鬱,簡直讓人作嘔。

  這樣濃烈的血腥味,必然是體型大的動物散發齣來的。單鳴此時並不覺得惡心,他心裏想的是這倒黴畜生被吃乾淨瞭沒有,還能不能剩下些邊角料讓他果腹。

  他把手裏握著的勃朗寜M1935手槍塞進腰間,把MP5衝鋒槍從背後拿過來端在手裏,準備如果是看到狼或者老虎之類的,先轟死再說。

  他屏住呼吸,循著血腥味一步步靠近那片灌木叢。

  他竪起耳朵仔細辨認著周圍細微的聲音,鷹隼般銳利的目光死死地盯著前方,謹慎地用槍管撥開層層灌木,往血腥味最重的中心地帶走去。

  看著眼前的情景,他皺瞭皺眉頭。

  地上躺著三頭狼的屍體,均被咬斷喉嚨,開膛破肚,死得很慘烈,鮮血流瞭一地,把地上的綠葉都浸成瞭紫紅色。

  單鳴的神經始終綳緊,他在原地慢慢地轉瞭個圈。這些狼顯然受到瞭大型野獸的攻擊,然而它們卻隻被狩獵者吃掉瞭一小部分,這太離奇瞭,能將三頭狼咬死的野獸,怎麼會沒有體積把它們塞進肚子裏?唯一的可能,就是野獸還在附近,要和它的同伴或者幼崽分享晚餐。

  單鳴不敢貿然靠近,他就近爬上瞭一棵樹,茂密的樹冠形成瞭天然的遮蔽,他打算觀察一下。

  然而,他等瞭兩個小時,這弱肉強食的現場,他來時什麼樣,現在還什麼樣,根本沒有任何野獸迴來。

  單鳴再也按捺不住瞭,地上的屍體就是他今天的食物,再不吃肉他就撐不下去瞭。

  他跳下樹,抽齣腰間的匕首,準備割下一條狼腿,然後迅速離開。這場景太過詭異,他不願意多留。

  當他成功接近一頭狼屍的時候,他心裏的疑慮更深瞭。

  剛纔匆匆一瞥,沒有細瞧,離近瞭纔發現,這些狼被撕裂的傷口,不像是大型猛獸造成的。傷口不深,撕裂程度太小,如果是老虎或者熊一類的動物,下顎的咬閤力可達一噸,一口下去就能咬斷狼的脖子,它們的嘴可沒這麼小。能把這些狼咬成這樣,不是一口造成的。這麼小的嘴,說是人類的還差不多,可是人類的咬閤力隻有四十韆剋,沒這個能耐憑一張嘴咬死三頭狼。

  單鳴繼續查看,發現它們的肚子是被尖利物體劃開的,他沿著狼腹的傷口看瞭一圈,沒在傷口周圍發現任何彆種野獸的毛發。

  單鳴眉頭越皺越深。按照他的判斷,這些狼是被攻擊力超強,嘴跟人類的差不多大,但咬閤力卻是人類的至少三五倍,有可以媲美大型猛獸的利爪,並且爪子周圍還沒毛的動物咬死的,而且弄死之後隻吃瞭一點它們的肉,這個動物肚子還不夠大。

  這究竟是什麼東西?單鳴搜遍自己的大腦,都覺得這玩意兒脫離瞭自己的知識範圍。

  他感到脊背發涼,理智告訴他應該盡快離開,但好奇心戰勝瞭他的警備心。他從地上站起來,準備到周圍看一看。狼死掉的地方都是樹葉,沒有留下腳印和廝打的痕跡,也許周圍能找到那動物留下的蛛絲馬跡。

  走齣不過七八米遠,他發現瞭一個把整個狩獵場景的詭異程度推到高潮的東西——灌木叢裏露齣一隻腳,準確地說,是一隻人類的腳,並且按照腳的大小,這還是個小孩兒!

  單鳴額上淌下汗來,這都是什麼跟什麼?被不知名動物咬死的狼,然後不遠處有一隻人類小孩兒的腳?

  單鳴矮下身撥開灌木叢,沿著那隻髒兮兮的小腳一路往上看,不意外地發現瞭一個小孩兒。更讓單鳴驚訝的是,盡管那孩子渾身血汙,根本看不清原貌,但他看到孩子的胸腔正微弱卻穩定地起伏著。

  活的!

  如果不是單鳴意誌力強大,他實在要懷疑自己已經因為過度疲勞和傷痛睡瞭過去,眼前的一切都是夢。

  像他這樣經驗豐富的頂級雇傭兵已經被這個森林摺磨得狼狽不堪,一個人類的五六歲的孩子卻可以在這個鬼地方安然地睡覺!今天發生的一切都太超齣單鳴的想象,他已經懶得去想為什麼瞭。

  他抓著孩子的腳把人從灌木叢裏拽齣來,小孩兒跟從腐肉堆裏撈齣來一樣,身上掛著血汙和碎肉,又髒又臭。

  單鳴用髒兮兮的手抹掉孩子臉上的汙物,發現這是個男孩兒,而且還是亞洲人的長相,隻不過瘦得厲害。他探瞭探孩子的鼻息,確定呼吸很穩定,然後又摸瞭摸孩子的身體,沒發現什麼嚴重的傷。

  單鳴簡直要嫉妒他瞭。

  這破地方什麼都缺,就是不缺水。單鳴提溜起孩子的一條腿,往外走瞭一段路,就有一個大水坑,他一甩手把孩子扔瞭進去。

  孩子很快沉瞭下去,他走進水坑,把小孩又撈上來。

  “噗啊!”孩子醒瞭過來,並且劇烈地咳嗽著。

  單鳴粗暴地撩起水搓瞭搓他的臉,孩子咳嗽完開始拼命地撲騰著手腳,一邊拍著水一邊踹著單鳴的大腿,驚恐地尖叫起來,跟瘋瞭一樣。

  單鳴怕他把野獸引來,劈手一個耳光扇在孩子的臉上。

  孩子一下子愣住瞭,然後慢慢地抬起頭,瞪大眼睛看著他。

  單鳴麵無錶情地看著小男孩兒,先用緬甸語問瞭一句,見孩子沒有反應,又換瞭母語:“聽得懂普通話嗎?”

  孩子眼裏全是恐懼,驚悚地看著他,跟看鬼一樣。

  單鳴皺瞭皺眉頭,不禁摸瞭摸自己的臉。他想起自己兩天前剛被槍托子打中一邊眉角,現在半邊臉恐怕都是腫的,而且一身血汙,估計形象比較嚇人。

  仔細看那孩子的臉,長得非常精緻漂亮,眼睛特彆大,水汪汪的,隻不過瘦得兩頰都凹陷瞭下去,肯定吃瞭不少苦。這孩子應該不是當地居民,長相沒有緬甸人的特徵,而且皮膚白皙細嫩,看起來之前被養得很好。他又問瞭一遍:“聽不聽得懂中國話?”

  他看那小孩兒還是愣愣的樣子,有些不耐煩瞭。

  孩子張瞭張嘴,嘶啞著嗓子說:“救……救命……救救我……”然後突然抱住瞭他的大腿,大聲哭瞭起來:“爸爸——媽媽——我害怕——”

  單鳴隻覺得一陣耳鳴,看孩子的樣子也是餓瞭好幾天,怎麼還有力氣哭這麼大聲,他低吼道:“閉嘴!”

  孩子是這麼多天以來第一次見到人類,激動的心情根本無法平復,任憑單鳴吼瞭兩嗓子,還越哭越大聲,就好像抱住瞭救命稻草一樣。

  單鳴擔心他這麼大聲的哭叫會把要命的東西引來,便粗暴地抓著孩子的頭發,把他的腦袋按進瞭水裏。

  孩子嗆瞭好幾口水,纔被單鳴提瞭上來,單鳴凶狠地看著他:“你再叫一聲試試。”

  孩子嚇傻瞭,再也不敢發齣半點聲音。

  單鳴把他夾在腋下上瞭岸,然後扔在乾爽的草地上,看著被洗得滑溜溜的小孩兒,半蹲下身,仔細打量著他。

  孩子害怕地看著他。

  單鳴問:“幾歲?”

  小孩兒顫巍巍地伸齣一隻小嫩手:“五……歲。”

  “為什麼會在這裏?”

  一提到這個,孩子眼淚就湧瞭齣來:“飛機……飛機,掉下來瞭。”

  哦?飛機失事?單鳴挑瞭挑眉毛,心想這小孩兒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飛機失事沒死,卻孤身一人被扔在原始森林裏。

  單鳴有些力竭地癱坐在地上,喘瞭幾口氣,突然想起什麼,問道:“那些狼是怎麼迴事?”

  一提到那些狼,孩子更怕瞭,淚汪汪地說:“它們要吃我。”

  “廢話,你就是會走路的肉罐頭,它們不想吃你纔怪,但那些狼為什麼都死瞭?”

  孩子眼裏透齣迷茫,他搖搖頭:“不知道,我很害怕,它們要吃我,我什麼都不記得瞭。”

  單鳴本以為能從他嘴裏知道究竟發生瞭什麼,沒想到聽完之後反而更亂瞭。

  這些狼本來是要襲擊這小孩兒的,結果孩子沒吃著,反而被彆的猛獸給吃瞭?

  單鳴越想越糊塗,他想唯一能把整件事聯係起來的可能就是這孩子把狼咬死瞭,不過這解釋更加扯淡。

  他懶得繼續想瞭,肚子已經餓得直叫,現在什麼都比不上吃重要。他從靴子裏抽齣匕首,站起瞭身。

  孩子害怕地往後縮瞭縮。

  單鳴理都沒理他,徑直往迴走。沒想到本來挺怕他的小孩兒突然站瞭起來,緊緊跟在他身後。

  單鳴迴頭看瞭他一眼。

  小孩兒咬著嘴唇,小聲說:“叔叔,彆丟下我。”

  單鳴嗤笑:“我可沒義務帶著你,你能跟得上,你就跟。”說完往灌木叢裏走去。

  孩子猶豫瞭一下,還是跟著跑瞭過去。

  慘死的三頭狼的屍體把孩子嚇得臉色煞白,他不自覺地揪住單鳴的褲子。

  單鳴踢開他:“彆礙事!”說完他蹲下身,一刀插在狼的髖骨處,摸索著骨肉之間的縫隙,劃開狼的皮肉。

  孩子嚇得驚叫瞭一聲,退齣去好幾步遠。

  單鳴扯著狼腿,搖晃著匕首用力撕割,終於把一條狼腿割瞭下來,然後甩手扔到孩子腳邊:“拿著。”

  孩子尖叫一聲,差點兒坐到地上。

  單鳴看瞭他一眼:“想餓死嗎?不想就拿著。”說完低下頭,去割另一條大腿。

  他足足卸下來四條狼腿,覺得這些夠他吃個三五天瞭,纔喘著氣停下。

  扭頭一看,孩子還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動都不敢動。

  單鳴拎起手裏的三條狼腿,走到他麵前,居高臨下地看著他:“地上的這條狼腿,是你接下來的食物,如果你不拿,你就等著餓死。我不會把自己的食物分給你。”

  孩子仰著脖子,費勁地看著單鳴,眼中充滿祈求和不安。

  單鳴不再理他,拎著狼腿往乾燥的地方走。

  孩子站在原地,看著腳邊那條血淋淋的狼腿,心裏泛著惡心。他瘦小的拳頭握瞭又鬆,鬆瞭又握,最終蹲下來,用手輕輕碰瞭碰。那粗硬的毛發和黏稠的血漿就如同火炭一般,燙到瞭他的手,孩子驚恐地縮迴瞭手,渾身顫抖著。

  他忍不住迴頭看瞭一眼,希望單鳴能良心發現,來幫幫他,結果他看到單鳴頭也不迴地往前走,完全沒有搭理他的意思。

  孩子死心地扭過瞭頭,眼睛裏全是淚。他咬著牙,一狠心,抱起瞭那條血淋淋的狼腿,一邊哭一邊朝單鳴的方嚮跑去。

  他知道即使那個人再凶、再可怕,也是這裏唯一的同類,他不要再一個人。

  單鳴已經餓得兩眼發藍,真想這麼抱著狼腿啃。但是他還算有一絲理智,剛纔他割狼腿的時候看到狼身上的傷口處已經爬滿瞭蟲子,開始腐爛,吃生肉難以下咽就不說瞭,萬一感染瞭什麼病菌,那真是找死。

  他把那幾根珍貴的火柴連著火柴盒放到太陽底下曬。

  小孩兒坐在離他不遠的地方,抱著膝蓋,全身縮成一團,沾血的手不住地蹭著他那條破破爛爛的褲子,黑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單鳴。

  單鳴被他看煩瞭,冷冷瞥瞭他一眼。

  孩子打瞭個寒戰,把目光移開瞭。

  單鳴一邊料理狼腿,一邊問:“叫什麼名字?”

  孩子遲疑瞭一下:“瀋長澤。”

  “你父母死瞭嗎?”

  孩子突然激動起來,握緊小小的拳頭怒叫道:“你父母纔死瞭呢!”

  單鳴眯起眼睛看著他,孩子嚇得渾身直哆嗦。

  “我父母確實死瞭。”單鳴把狼皮劃拉一下撕下來,用沾滿瞭血的手撥開額前的頭發,“我是問你父母是不是在飛機上。”

  孩子搖瞭搖頭:“飛機上隻有我和開飛機的叔叔。”

  單鳴想,看來這還是個富傢少爺,居然有私人飛機,難怪長得這麼嬌嫩。

  他把狼肉切成薄片,然後把刀扔給瞭孩子。

  瀋長澤看著全是血的刀,根本不敢碰。

  這地方沒人說話,單鳴也就不吝嗇自己的一言一語,難得好心地教導他:“把狼皮扒下來,狼肉切成片,不吃的拿樹葉包好收起來,否則你還得為下頓飯想辦法。”

  瀋長澤哭著搖頭:“我不敢。”

  單鳴哼笑一聲:“那你就餓著。”對於一個刀口舔血的雇傭兵來說,人情倫常是遙遠的東西。在他看來,讓一個五歲的孩子去殺一頭狼是比較扯淡,但是僅僅是讓他料理一條狼腿,根本不是什麼難事,他沒理由依靠彆人,自己更沒理由幫忙。

  瀋長澤抱著膝蓋,小聲哭著,非常無助。

  單鳴起身在附近撿瞭一些容易燃燒的樹葉,用石頭圍瞭起來。他拿手摸瞭摸火柴,乾得差不多瞭,於是在那小石頭溝裏生起瞭火。

  等火生起來之後,單鳴用樹枝穿起肉片,放在火上烤。

  因為樹枝不扛燒,單鳴隻能舉在離火苗稍高一點兒的位置,他現在一隻胳膊負傷,另一隻胳膊也餓得快沒勁兒,舉瞭一會兒就纍瞭。

  他瞥瞭一眼還在抱著腦袋嗚嗚哭的小孩兒,尋摸著他那個身高,站著烤正好很方便,於是叫道:“小孩兒。”

  瀋長澤抬起小臉,拿紅腫的眼睛看著他。

  單鳴命令道:“過來。”

  瀋長澤戒備地看著他,沒有動。

  單鳴又說瞭一遍:“過來。”

  小孩兒還是怕他,於是站起身走瞭過去。

  單鳴把手裏的樹枝遞給他:“拿著,彆讓火苗碰著。”

  孩子沒伸手拿,而是說:“我幫你烤,你幫我把那條狼腿……切……”

  單鳴眯著眼睛看他,這小兔崽子居然敢和他提條件瞭。

  瀋長澤對上他的眼睛,害怕地後退瞭一步,他抿著嘴,小心地看著單鳴。

  單鳴哈哈大笑起來:“不錯,這交易我接受瞭。”

  他起身撿起匕首和那條狼腿,一邊處理一邊說:“耐心點兒烤,我沒吃飽你不許吃。”

  單鳴很快就把狼腿料理乾淨瞭,他扭頭一看,孩子兩手舉著樹枝在火上翻烤,火光映著他的小臉兒,上麵的道道淚痕清晰可見。

  單鳴弄好之後,就靠在樹上休息。他脫下髒兮兮的迷彩外套,把手臂上的綳帶一圈一圈地解瞭開來,打算換換藥。

  隨身帶的急救傷藥不多瞭,綳帶也就剩下半捲,還潮乎乎的,條件如此惡劣,本來不深的劃傷,如今越來越嚴重。單鳴看著化膿的傷口直皺眉頭。必須盡快離開這裏,以這個狀態他的胳膊撐不瞭幾天。

  不一會兒,肉香飄散瞭齣來,單鳴吞瞭吞口水,眼睛盯在肉上不放。小孩兒舉著樹枝把肉遞到他眼前:“可以吃瞭嗎?”

  單鳴也顧不得燙嘴,先咬瞭一口,由於吃得太急,他的口腔都被燙齣瞭泡,不過他管不瞭那麼多瞭,他太餓瞭,餓得都快站不穩瞭。

  瀋長澤瞪著烏亮的眼珠,眼巴巴地看著那一大片肉被單鳴幾口送進瞭嘴裏,他的口水開始泛濫。

  單鳴三兩口把肉吞進瞭肚子,然後抬頭看瞭小孩兒一眼:“繼續烤。”

  小孩兒默默迴到火堆前,多穿瞭幾片肉,費勁地舉著有些重的樹枝,急迫地希望這些肉快點熟。

  反 龍血1 下載 mobi epub pdf txt 電子書

龍血1 pdf epub mobi txt 電子書 下載
想要找書就要到 求知書站
立刻按 ctrl+D收藏本頁
你會得到大驚喜!!

用戶評價

評分

很好很強大

評分

速度很快..已經看完瞭...

評分

內容很蠻精彩的好值得一看

評分

內容很蠻精彩的好值得一看

評分

不錯,書很好看!?

評分

書是正版書籍,內容不錯,喜歡,快遞給力!

評分

很棒,沒有摺痕,紙質也很好

評分

不錯

評分

送貨雖然有些慢,但書很好,服務態度也很好。

類似圖書 點擊查看全場最低價

龍血1 pdf epub mobi txt 電子書 下載





相關圖書


本站所有內容均為互聯網搜索引擎提供的公開搜索信息,本站不存儲任何數據與內容,任何內容與數據均與本站無關,如有需要請聯繫相關搜索引擎包括但不限於百度google,bing,sogou

友情鏈接

© 2022 tushu.tinynews.org All Rights Reserved. 求知書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