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holder

相思門(套裝共2冊) pdf epub mobi txt 電子書 下載 2022

圖書介紹


相思門(套裝共2冊)


菖蒲 著



點擊這裡下載
    

想要找書就要到 求知書站
立刻按 ctrl+D收藏本頁
你會得到大驚喜!!

发表于2022-10-03

類似圖書 點擊查看全場最低價

齣版社: 百花洲文藝齣版社
ISBN:9787550018990
版次:1
商品編碼:12050726
包裝:平裝
開本:16開
齣版時間:2016-11-01
用紙:輕型紙
頁數:480
套裝數量:2
字數:500000

相思門(套裝共2冊) epub 下載 mobi 下載 pdf 下載 txt 電子書 下載 2022

相關圖書



相思門(套裝共2冊) epub 下載 mobi 下載 pdf 下載 txt 電子書 下載 2022

相思門(套裝共2冊) pdf epub mobi txt 電子書 下載 2022



具體描述

編輯推薦

   本書是著名古風大神菖蒲原創十五年以來頭一套官方版典藏本,其中收錄瞭韋長歌X蘇妄言係列《相思門》《紅衣》《夜談蓬萊店》等*經典作品。通過一個又一個既離奇卻又往往讓人迴味深長的故事,讓人認識瞭菖蒲筆下不一樣的江湖和友情。

內容簡介

  韋長歌總是這樣自我介紹——他是蘇妄言迄今為止最好的朋友。之所以會加上“迄今為止”是因為蘇妄言總是拿“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這句話當作準則。很不幸,韋長歌他既不是屠狗輩,讀書識字也是不少。所以,他也隻能長久地成瞭“負心人”中的一個……

  長樂鎮中不長樂,蓬萊店裏尋蓬萊。

  這一輩子慶幸的事,大抵就是能與你一起,看一樣的風景,聽一樣的雨,解不一樣的迷局。

作者簡介

  菖蒲自述:

  清少納言說:“端午節的菖蒲,過瞭鞦鼕還是存在,都變得很是枯槁而且白色瞭,甚是難看……那時節的香氣卻還是剩餘著,覺得很有意思的。”

  其實世間榮枯,大都如是。

  不過“使君眼中,萬物有情”而已。

目錄

第一篇 相思門

第二篇 紅衣

第三篇 夜談蓬萊店

番外一:小檔案

番外二:指月樓

番外三:枕劍堂

番外四:野狐泉

番外五:花沾衣

番外六:君子如玉?驚蟄

番外七:東鄰

番外八:韋敬日記

精彩書摘

  相思門

  一鞦水

  天下堡有重璧颱。

  每年鼕天,韋長歌總會有一半的時間在這裏賞雪。

  從高颱上望下去,天下堡連綿的屋宇樓閣都收在眼底,白日裏披瞭雪,遠遠看去,就隻見一片朦朧的玉色,如重璧連璐。

  地上放著火盆,沒燃盡的細炭在灰白的餘燼裏露齣點暗紅顔色。

  杯中有鵝黃美酒。

  捲簾有聯翩細雪。

  雖是苦寒天氣,但世上清歡,可有勝於此者?

  韋長歌滿足而微醺地嘆瞭口氣,一口氣喝乾瞭杯裏殘酒,擊節歌道:“風觸楹兮月承幌,援綺衾兮坐芳縟。燎薰爐兮炳明燭,酌桂酒兮揚清麯……”

  唱到最後一句,突然停住瞭,若有所思似的,嘆瞭口氣。

  韋敬在一旁侍衛,聽見瞭,小心翼翼地上來問道:“堡主,怎麼瞭?哪裏不對嗎?”

  韋長歌看他一眼,微微一笑,道:“沒什麼。隻是這樣的雪夜,一個人喝酒,未免還是寂寞瞭些,要是……”

  話沒說完,便聽遠處有人悠然作歌,卻是接著他先前的調子唱道:“麯既揚兮酒即陳,懷幽靜兮馳遙思。怨年歲之易暮兮,傷後會之無因。君寜見階上白雪,豈鮮耀於陽春……”

  那歌聲清亮而悠揚,在冷清的夜裏遙遙地傳開,空渺地迴蕩著,又譬若風來暗香滿,不著痕跡,已是慢慢地近瞭……

  聽到那聲音,韋長歌的眼睛微微一亮,不自禁地笑瞭——每當這時候,他的眼睛總如天上晨星一般明亮而動人。

  就連韋敬都忍不住笑起來,幾步搶到門口,先把簾子掀瞭開來。

  凜冽冷風刹時迎麵撲來。

  便見外麵皎潔雪地上,一道人影踏著歌聲翩然而來,緲若驚鴻,轉瞬到瞭跟前,隨著漫天風雪直闖進來。

  韋長歌早笑著起身,親自迎瞭上去,親昵地道:“來得正好!我正愁沒人一起喝酒呢!”

  若說這樣的雪夜裏,天下堡的堡主會想起什麼人,會想要和什麼人相酌對談,那無疑便是眼前的青年瞭——

  韋長歌迄今為止最好的朋友,洛陽蘇傢的大公子,微笑著跟在韋長歌身後,麵上微微的薄紅顔色,不知是因為趕路,還是因為外間的寒冷。裹一領雪白狐裘,目光流盼,站在煌煌燈火下,更加俊美得讓人不敢直視。一進重璧颱,先四周環顧瞭一圈,這纔笑著打趣:“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韋堡主倒會享受!”

  韋敬笑著道:“蘇大公子不知道,堡主剛纔還在嘆氣呢,還好您來瞭!”

  韋長歌笑笑,拉瞭蘇妄言坐到自己對麵,道:“我這裏風物皆宜,本來還缺個能一起喝酒的人,恰恰好你就來瞭,現下可真是齊全瞭!外麵雪大,冷嗎?快過來喝杯酒暖暖!”說著,親自斟瞭一杯酒,放到蘇妄言麵前。

  蘇妄言掃瞭一眼,卻不舉杯。

  韋長歌剛把杯子舉到唇邊,見他不喝,便也放瞭杯子,詫道:“怎麼瞭?”

  蘇妄言微微一笑,道:“你不問我來乾什麼?”

  韋長歌道:“你來乾什麼?”

  蘇妄言一字一字道:“我來救你。”

  韋長歌一怔,笑道:“我好好的,做什麼要你救?”

  蘇妄言正色道:“現在雖然好好的,過一會兒可就說不定瞭。”

  韋長歌想瞭想,自己搖瞭搖頭,一笑:“過一會兒又能有什麼事?”略略一頓,轉嚮韋敬問道:“是最近有什麼人要和天下堡為難麼?”

  韋敬也搖瞭搖頭:“沒有。”說完瞭,揚起頭,又補瞭一句:“即便是有人要和我們為難,天下堡又有何懼?”

  蘇妄言一笑,也不說話,解下身後劍匣,雙手捧瞭,遞到韋長歌麵前。

  韋長歌詫異地挑瞭挑眉,雙手接過瞭。

  匣中是一把式樣古樸的佩劍,乍看並無甚特彆之處,但,隻抽開寸許已是清輝四射,整個重璧颱都猛地光亮起來。那劍光映在壁上,通透澄澈,瀲灧如水波一般。

  韋長歌身為天下堡堡主,平素看慣瞭天下的神兵利器,但到這時候,卻也忍不住低呼瞭一聲“好劍”。

  話音未落,卻嘎然而止。

  一旁的韋敬也情不自禁抽瞭口冷氣——

  劍鞘完全抽開後,齣現在三人眼前的,竟赫然是一柄斷劍!

  韋長歌好半天說不齣話來,許久,纔惋嘆道:“真是好劍!便是當年的太阿湛盧,怕也不過如此罷?這把劍本該是二尺七寸長的,卻生生斷在瞭一尺二寸的地方,卻不知道是怎麼斷的?隻可惜瞭這樣一把好劍……”

  蘇妄言隻是含笑不語,走到火盆前俯下身,拿瞭火筷子,輕輕撥開火盆裏堆瞭一層的炭灰。

  明紅火光閃動,那一簇簇的淡藍火焰,越發燒得旺瞭。

  韋長歌倚在案前,仔仔細細端詳著掌中的斷劍。

  紫檀為柄,烏金纏耳,全不見半點多餘的文飾,就隻有劍脊上,刻著兩個小小的篆字。

  “……鞦水?”

  韋長歌喃喃念道。

  “鞦水。這把劍的名字叫鞦水。”

  蘇妄言淡淡解釋。

  韋長歌點瞭點頭,繼而抬起頭看著他,惑道:“這劍和我有什麼關係?你說你來救我,到底是怎麼迴事?”

  蘇妄言看他一眼,並不迴答,悠悠然走迴座前坐下瞭,振瞭振衣衫,這纔慢吞吞開口。卻是說瞭一句:“蘇傢有個劍閣。”

  韋長歌皺瞭皺眉:“劍閣?”

  “蘇傢男子,人人習劍。每個人一齣生,父母就會為他鑄一把劍,這把劍從此便會跟著主人一輩子——劍在我在,劍亡我死,真真正正是劍在人在。主人死後,照規矩,這些佩劍都會被收入劍閣供奉,以供後世子孫憑吊。哪怕人死在外頭,找不到屍骨,蘇傢也一定會竭力把他的劍尋迴來收入劍閣。到今年中鞦,蘇傢的劍閣裏已有整整四百七十六把劍瞭。”

  蘇妄言頓瞭頓,自言自語地道:“四百七十六把劍,就是四百七十六位蘇傢子弟,數百年來,多少江湖恩怨,多少風雲變幻,統統都寫在瞭這四百七十六把劍裏……正因為如此,這劍閣便是蘇傢最緊要的地方,除瞭一年一度的傢祭,任何人不許私自踏入劍閣一步。”

  說到這裏,加重瞭語氣:“敢有違者,必定重罰。”

  韋長歌一心隻想把事情追問明白,好不容易忍住瞭,耐著性子聽他說到這裏,突地心念一動,隱隱有種不祥的預感浮上心頭。他低頭看看手裏的鞦水劍,再抬頭看看對座的蘇妄言,喃喃問:“你……你該不會?”

  蘇妄言哈哈一笑,拍手道:“還是你明白我!你猜得沒錯——我闖瞭劍閣,這把鞦水就是我從那裏偷齣來的!”

  韋長歌便覺一股怒意直湧上來,就想痛罵蘇妄言一頓,但話到瞭嘴邊卻又盡都成瞭無奈,沉下聲道:“你要什麼好劍,我這天下堡有的,自然是雙手奉上,就是天下堡沒有,我也會想法子去幫你弄瞭來。你偏要去偷把沒用的斷劍,到底是為什麼?!”

  說完瞭,惡狠狠地瞪著他。

  蘇妄言唇畔含笑,隻是氣定神閑迎上他目光。

  好半天,韋長歌終於長長嘆瞭口氣,言下有些恨恨:“蘇妄言!蘇妄言!我真盼你什麼時候能改改你這脾氣!”

  蘇妄言吟吟笑道:“我去偷它,自然有我的原因。不過現下,這都不打緊。重要的是我得趕在他們來之前救你齣去。”

  韋長歌不由得張瞭張嘴,就要發問。

  蘇妄言不等他開口,搶著道:“不得私入劍閣,乃是蘇傢嚴令。我這次私闖劍閣,盜走藏劍,闖下瞭大禍。偏偏運氣又不好,從劍閣齣來的時候,不小心驚動瞭守衛。你不知道,那天晚上,真是好生熱鬧——火光照亮瞭半個洛陽城,馬蹄聲響得幾裏之外都能聽見——算起來,蘇傢怕是有好十幾年沒這麼傾巢齣動過瞭!

  “爹和二叔帶著人一路緊追著我不放,我試瞭好幾次都沒辦法脫身,反正到瞭附近,乾脆就帶著他們往你這裏來瞭。方纔在天下堡門口,守衛不敢攔我,我把爹和二叔甩在後麵,就直接闖進來瞭。”

  “虧得韋堡主你這裏規矩大,我爹行事又方正,不敢跟我一樣硬闖,這纔叫我躲過去瞭。不過……”蘇妄言略略一停,笑嘻嘻地道:“現在我爹就帶人守在天下堡門口,怕是明天一早就會拿瞭拜貼進來找你要人瞭。”

  說完又一笑,端起麵前酒杯,一飲而盡。

  韋長歌舉著杯子的手就這麼停在半空。

  蘇妄言看他一眼,微笑著道:“我本來是想,他們眼睜睜看著我進瞭天下堡,一定以為我是打算躲在你這裏,我若再趁機悄悄摺迴去,他們必然不會料到。隻是轉念想想,我倒是一走瞭之,可蘇傢找你要人的時候,你卻難免為難瞭。”

  韋長歌隻覺嘴裏都是澀意,咬著牙道:“也沒什麼好為難的!蘇傢來要人,索性把你交齣去也就是瞭,倒省瞭以後許多麻煩!”

  蘇妄言聽瞭,竟長長嘆瞭口氣:“‘仗義每在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我還以為堂堂天下堡的韋大堡主多少會和常人有些不同,原來也一樣是不能共患難的。既然如此,也不必勞煩韋堡主,我自己齣去就是瞭。”

  作勢就要起身。

  韋長歌不由得失笑,忙探身牽住他衣袖:“蘇大公子還是留步吧,我這負心人還等著公子救命呢!”

  蘇妄言也是一笑,麵上卻滿是得意之色,問道:“你現在知道我為什麼要救你瞭?”

  韋長歌苦笑著點點頭。

  韋敬到這時纔明白過來,“啊”瞭一聲,急急道:“我明白瞭!蘇大俠明天一早就要跟堡主要人,堡主當然不能把蘇公子交給他們,但若是不交人,隻怕又會得罪瞭蘇大俠——蘇大公子,這事可怎麼辦好?”

  蘇妄言笑道:“你放心,你傢堡主雖是負心人,我蘇妄言卻不能不學學城門屠狗人,仗義幫他一次。”

  韋長歌道:“那依你的意思,蘇傢找我要人,我該怎麼辦?”

  蘇妄言眨眨眼:“天亮之前,你已經跟我一起上路瞭。蘇傢找不到你,又怎麼能跟你要人?”

  韋長歌一怔,低頭看瞭看案前美酒,又抬眼看瞭看簾外飄飄揚揚的細雪,好半天,纔有點遺憾又有點無奈地長長吐瞭口氣:“去哪?”

  “錦城。”

  蘇妄言再喝瞭一杯酒,微笑著說。

  天亮的時候,韋長歌和蘇妄言已經在天下堡三十裏之外。

  百裏挑一的良駒拉著馬車快而平穩地馳在嚮南去的官道上。馬車的窗戶掩得密密實實,寬敞的車廂裏暖意融融,叫人幾乎忘記瞭車外的寒鼕天氣。鼕日的拂曉,分外靜謐,唯有韋敬揮動馬鞭的聲音偶爾會隱約地傳進車廂裏。

  韋長歌把鞦水握在手裏,翻來覆去地看。

  對麵,蘇妄言裹緊瞭狐裘,正倚著車壁閉目小憩。

  韋長歌悠悠嘆瞭口氣:“我還是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迴事?這把劍到底有什麼特彆之處?你寜可犯傢規都要去偷它齣來?”

  蘇妄言微微睜開眼,不知在想些什麼,良久,緩緩開口道:“今年,我又遇到瞭那個女人。”

  韋長歌疑惑地皺瞭皺眉:“女人?什麼女人?”

  “那個女人姓淩。我第一次見到她,已經是十年前的事瞭……”

  蘇妄言眯起眼,凝視著香爐裏繚繚升起的白煙,娓娓說道。

  那年鼕天來得早,纔十月,就下瞭雪。

  下第一場雪的那個早上,女人來到瞭蘇傢。

  女人自稱姓淩,不到三十年紀,半舊夾襖,形容憔悴,卻掩不住一段天生的嬌柔國色,懷裏緊緊抱著一個青布包袱,也不知是裝著什麼寶貝。

  女人固執又難纏,偏巧這天能做主的長輩又都齣瞭門,因此管傢隻得請齣瞭在枕劍堂讀書的蘇妄言。但蘇妄言聽瞭女人的要求,卻也是哭笑不得,不知如何是好。

  女人的要求說來也很簡單,來來去去,隻一句,想求見蘇傢三公子。女人說,自己是蘇三公子的故交,韆裏而來,有要事求見。

  世人都知道,洛陽蘇傢傢規森嚴,各房各支的子弟雖多,卻隻有長房嫡齣的子弟能被人稱一聲“蘇公子”。可是這一年,所謂的蘇三公子——也就是蘇妄言最小的弟弟,纔剛滿五歲,甚至還沒有齣過蘇傢大門——一個五歲孩童怎麼會和這個姓淩的女人是故交?他又能有什麼瞭不得的大事,值得女人一大早找上門來?但不管蘇妄言怎麼問,女人都不肯說齣來意,來來迴迴,隻重復說著一句“告訴他有姓淩的故人相訪,他自然就知道瞭。”

  蘇妄言一來拗不過女人,二來也好奇想看看她所謂的“要事”究竟是什麼,便讓傢人把三弟領到瞭前廳。不齣所料,睡眼惺忪的三弟見瞭女人果然是一臉茫然,但蘇妄言沒想到的是,女人好不容易見到瞭自己要求見的蘇三公子,竟是勃然大怒!

  女人憤憤地說:“我是蘇三公子故交,遠道而來,你們作甚麼弄個小孩子來糊弄我?!”

  蘇妄言滿心好奇卻沒見到自己想見的發展,已經有些失望,聽瞭她的質問,就更是不快,冷冰冰地道:“夫人要見蘇三公子,我蘇傢便隻有這一位三公子。既然捨弟不是夫人要找的故人,這就請迴吧。”

  就讓人送那女人齣去。

  本來一臉怒意的女人卻愣住瞭,像是終於明白瞭蘇妄言並不是在和她開玩笑,好半天,就這麼呆呆站著,眼神淒楚得可憐,最後什麼也沒說,就這麼離開瞭。

  蘇妄言本也以為事情至此就算是結束瞭。但第二年的鼕天,這個姓淩的女人卻再一次站在瞭蘇傢門外。依舊是抱著那個青布包袱,依舊說要求見蘇三公子。這一次,蘇大俠親自在書房見瞭她,想來可能也是夾纏不清,隻說瞭幾句話,就怒氣衝天地把女人趕齣瞭大門,跟著,又把全傢叫到瞭一起,吩咐說,女人要是再來,就當看不見,誰也不許放她進來,更不許同她說話。

  那古古怪怪的女人卻像是著瞭魔,從那以後,每到鼕天,就會帶著那個青布包袱齣現在蘇傢的門外,每一次,都說要見蘇三公子。不讓她進門,女人就站在門外等,也不同人說話,一站就是一整天,總要到天全黑瞭纔肯離開——年年如此,隻是那模樣,卻一年更比一年憔悴瞭。

  蘇妄言曾經躲在暗處偷看過幾次。女人一個人站在門外的時候,總是把那個布包袱緊緊抱在懷裏,有時候,會突然低頭看著那包袱喃喃自語。那眼神,柔得像水,甜得像蜜,也說不清究竟是哪裏不對,但不知為什麼,就讓人遍體生寒。

  一來二去,蘇妄言也隱約察覺到瞭其中像是有些不對勁的地方。看那女人的進退舉止並像不是無理取鬧。但她要找的又分明不是自己的三弟,若不是有什麼人膽大包天,假冒蘇傢之名濛騙瞭她,那麼,難道蘇傢當真還有第二個蘇三公子麼?

  被引動瞭好奇心的蘇妄言,於是總想找個機會嚮女人問個明白,隻是礙著旁人耳目,也不好過去搭話。

  一直到瞭五年前。

  這一年,蘇妄言依然遠遠立在院牆下觀望。這次,女人一來就在門外跪下瞭,也不說話,也不動彈,就那麼直挺挺地跪在雪地裏。守衛不忍心,終於壯著膽子去請瞭蘇大俠齣來。見瞭蘇大俠,女人先是扯瞭扯嘴角,像是想笑,卻沒能笑齣來;又像是想說什麼,卻終於還是沒說,一張臉上,全是淒涼。

  遠遠看見女人在雪地上深深地磕瞭三個頭,一抬頭,兩行眼淚就撲朔朔地滾瞭下來。蘇大俠看著女人,也不知在想些什麼,在門口站瞭足有一炷香的時間,突然嘆瞭口氣,迴身進去瞭。女人見他轉身走瞭,眼淚更是成串掉下來,伏在雪地上放聲痛哭瞭一場,方纔起身走瞭。

  從那以後,女人就再也沒有來過洛陽蘇傢。

  誰都不知道,她是什麼人?她要見的蘇三公子又是什麼人?

  蘇妄言微微一頓,深深吸瞭口氣:“我原以為,這輩子是再不會見到她的瞭,沒想到一個月前,竟然又讓我遇到瞭她!”

  “怎麼?今年她又去瞭蘇傢?”

  蘇妄言搖瞭搖頭:“我是在錦城見到她的。”

  韋長歌奇道:“錦城?你去那裏乾什麼?”

  蘇妄言聽瞭他的問題,卻突然大笑起來,道:“說起來又是一樁趣事瞭——仲鞦的時候,我收到一張請貼,邀我去錦城梅園參加一件盛事。說是那梅園主人遍邀瞭天下的纔子名士,要在十一月初四舉辦一個賞花詩會,準備效仿當年的蘭亭盛會,也為後世留一段‘梅園雅集’的韻事。”

  韋長歌忍不住笑道:“什麼賞花詩會,不過是幾個文人墨客,聚在一起喝幾杯老酒,發幾句牢騷,做幾首酸詩罷瞭,有什麼意思?你倒還當真去瞭?”

  蘇妄言搖頭道:“我原本也是像你這麼想的,但那張請帖卻很有點意思。”

  略一思索,琅琅誦道:“‘陳王宴平樂,季倫宴金榖。嵇阮結舊遊,逸少集蘭亭。是皆豪傑,而擅風流。流觴麯水,乃曩昔之雅韻;步月南樓,有當世之高士。地無所産,唯餘一江碧水,園實偏僻,幸得三韆寒梅。鄙者崇古,敢備薄酒以效先賢。聞君令名,雄纔高義,抱玉東都,領袖中原。頗願得聆高論,使我微言復聞於今朝。梅園主人,十一月初四,待君於錦城梅園。’”

  韋長歌聽瞭,微笑頷首:“果然有些意思。”

  蘇妄言道:“更有意思的,是送齣這請貼的人。”一頓,道:“你猜這位梅園主人是誰?”

  韋長歌不由好奇:“誰?”

  蘇妄言一笑,淡淡道:“君如玉。”

  韋長歌一怔,反問道:“君如玉?君子如玉君如玉?”

  蘇妄言肯定地點瞭點頭。

  韋長歌眼睛微微一亮,道:“十年前,江南煙雨樓樓主君無隱北上中原,迴到煙雨樓的時候,身邊就多瞭個孩子,據說是在外麵撿來的孤兒。那孩子自幼聰穎,極有天資,很得君無隱疼愛。君無隱膝下無子,便給那孩子取名如玉,收做義子,如今君樓主不問俗事,偌大的煙雨樓,就交給這君如玉瞭。見過這位如玉公子的人,都說此人真正是個溫潤如玉的君子,又號稱是‘天下第一聰明人’。若是這等精彩人物做東,‘梅園雅集’倒還真是不能不去瞭!”

  蘇妄言點頭道:“我平日裏聽人說起如玉公子種種傳聞,也早就想見見這位‘天下第一聰明人’瞭,隻可惜他一嚮深居簡齣,甚少離開煙雨樓,因此一直無緣得見。所以那時,我原本也打算不去的,但一看到落款處‘君如玉’三個字,就立時改瞭主意。”

  韋長歌往前探瞭探身,興緻勃勃地問道:“結果呢?那賞花詩會怎麼樣?你見到君如玉瞭麼?如玉君子、如玉君子——果然如玉否?”

  蘇妄言嘆道:“我一到那裏就後悔瞭。”

  韋長歌一愣:“怎麼瞭?”

  蘇妄言又嘆瞭口氣,卻學著他先前的語氣道:“不過是幾個文人墨客,聚在一處,喝幾杯老酒,發幾句牢騷,做幾首酸詩,自恃風流罷瞭。還能有什麼?難為我聽瞭一夜那些似通不通的宏言偉論,倒做瞭好幾夜的惡夢。”

  韋長歌怔瞭怔,道:“有天下第一聰明人做東,何至於此?那,君如玉呢?你在錦城見到他瞭麼?”

  蘇妄言冷笑道:“見是見瞭,不過是‘相見不如不見’。我看那君如玉,不過有些許小纔,行事中規中矩罷瞭。‘如玉’二字未免誇大,所謂‘天下第一聰明人’,就更是無從說起。實在叫人失望的很。”

  韋長歌聞言,麵上隱隱有些惋惜之色,嗟道:“盛名之下其實難符,卻是自古皆然……對瞭,你說你在錦城遇到瞭那個姓淩的女人,又是怎麼迴事?”

  “那是我從錦城迴來的路上瞭。”蘇妄言想瞭想,緩緩說道:“那日,我齣瞭錦城,不巧路上一道木橋壞瞭,隻能繞路,偏偏天又黑得早,便錯過瞭宿頭。本來要再往前趕一段路,找個人傢藉宿的,但那個晚上,月光十分皎潔,照著山路兩旁,蔓草叢生,四野無人,很有些鼕日山林的寂寥意趣,我索性就在山道旁找瞭個地方,生瞭堆篝火,準備露宿一宿。”

  說到這裏,遲疑瞭一下,卻不說下去,欲言又止地望嚮韋長歌。

  韋長歌笑道:“怎麼不說瞭?”

  蘇妄言踟躇片刻,猶豫道:“後麵發生的事情,很是奇怪,連我自己都說不清,那究竟是真的,還是在做夢……”

  韋長歌知道他素來要強,怕他著惱,忙陪著笑道:“你放心,不管你說什麼,我都相信。”

  蘇妄言笑瞭笑,這纔接著道:“那天夜裏,我纔睡著, 相思門(套裝共2冊) 下載 mobi epub pdf txt 電子書

相思門(套裝共2冊) pdf epub mobi txt 電子書 下載
想要找書就要到 求知書站
立刻按 ctrl+D收藏本頁
你會得到大驚喜!!

用戶評價

評分

菖蒲大大超級贊!!!!!

評分

不錯的,換個題材看看

評分

之前就買過菖蒲書的初版 這次的再版多瞭些番外的故事 還有紅衣 所以就又買瞭

評分

不錯,可惜係列其他沒有齣瞭

評分

菖蒲大大超級贊!!!!!

評分

不錯的,換個題材看看

評分

之前就買過菖蒲書的初版 這次的再版多瞭些番外的故事 還有紅衣 所以就又買瞭

評分

寶貝質量非常好,京東快遞很快,京東小哥服務好,滿意

評分

很不錯,速度很快,也沒有什麼破損。

類似圖書 點擊查看全場最低價

相思門(套裝共2冊) pdf epub mobi txt 電子書 下載





相關圖書


本站所有內容均為互聯網搜索引擎提供的公開搜索信息,本站不存儲任何數據與內容,任何內容與數據均與本站無關,如有需要請聯繫相關搜索引擎包括但不限於百度google,bing,sogou

友情鏈接

© 2022 tushu.tinynews.org All Rights Reserved. 求知書站 版权所有